谷雨数据|日本疫情再迎第三波高峰,东京奥运如何与疫情赛跑?

东京奥运会的赛程已经走完大半。

奖牌榜上的数字在增加,各种迷惑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,奥运村的阳性检测人数也在不断增加。

8月4日,东京组委发布消息称,新增29名东京奥运会相关人士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,其中包括4名奥运运动员。

根据东京奥组委统计,7月1日至8月4日,东京奥运相关人员共检出新冠肺炎阳性327例。

曲折的东京奥运

东京奥运会的举办可以说是命途多舛。

即使在7月23号开幕式当晚,也有大批日本民众聚集在东京街头,反对奥运会的开幕与进行。

不只民众有如此倾向,连官方也差点取消这届奥运会。

开幕式前,组委会已经多次有停止奥运会举办的打算。

奥运会开幕前两周时,主办地东京突然进入了疫情紧急状态,单日确诊感染者人数一路攀升。

开幕式两天前,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甚至发出警告:

“如果日本再不控制新冠疫情,可能会在奥运会开幕式前的11小时取消东京奥运会。”

在突破重重困难之后终于开幕的奥运会,也仍然出现了很多让人大跌眼镜的新闻。 最让人胆战心惊的,还是奥运村的疫情形势。

7月24日,开幕式后全面开赛的第一天,就有一名荷兰运动员在参加完预赛后确诊感染。

8月3日,4名希腊运动员新冠病毒检测结果阳性,希腊花样游泳队因此退出东京奥运会。

奥运会尚未结束,令人担心的消息却接二连三地传来。

正在进行的奥运之下,疫情迎来高峰

今年以来,日本疫情经历了两波高峰,如今正在迎来第三波。

截至8月4日凌晨,日本累计确诊95万6407人,在世界200余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前33位。

截至8月3日,日本新冠疫苗一次接种覆盖率为40.2%,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排名,仅排在世界第95位。

根据8月4日公布的数据,日本近24小时内的单日新增感染者就达到14204人,为历史最高值。

日本厚生劳动省大臣田村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都地区感染德尔塔变异毒株的病例已占到所有感染病例的90%左右。

东京奥运相关人员里,新冠检测阳性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。

在被检出新冠阳性的327位奥运相关人员中,有31位是奥运及残奥参赛选手,其余主要为赛会工作人员。

截至8月4日被检测为阳性的31位参赛运动员中,比赛项目涉及田径、花样游泳、沙滩排球、公路自行车、跆拳道、足球等。

其中来自荷兰、捷克、希腊、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居多。

在开幕式几个小时前,美国奥林匹克与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的医疗主任乔纳森·芬诺夫就表示,前往东京参加奥运会的613名美国运动员中,至少有100人没有接种新冠疫苗。

陆续被检测出阳性,也显然打了美国队一个措手不及。7月21日,美国女子体操队做出决定,打算搬离奥运村,集中入住一家酒店。

措施与漏洞

严峻的疫情,也让本届奥运会成为防控措施最严格的一届奥运会。

如何保证各运动员的健康,成为组委会不得不考虑的难题。

东京奥运会向每个选手都发放了一本《疫情应对措施手册》,以严格管理他们在奥运会期间的比赛与生活。

新冠疫情下的东京街头丨人民视觉

在运动员从本国出发前的14天起,他们就要每天检测体温,保证没有病例出现。

而各国体育部门,也要上交在日本拟见面人员的名单,不能随意进入日本国境。

即使是在赴日途中,运动员也要在起飞后96小时内,进行两次新冠检测。当飞机降落时,在机场也会有相关检测。

运动员进入日本后,前三天需要进行隔离,并每天进行检测。同时,他们的手机上会安装相应app,来跟踪每天的行程。

赛场上的运动员们也时时牢记戴好口罩。

即使比完自己的项目,只能在奥运村和比赛场馆活动,不能随意出行。

全部项目结束后,运动员必须在48小时内离境。

至于说参观日本、感受东京,与运动员是彻底无缘了。

除了对运动员进行相应约束外,本届奥运会在众多环节也进行了相应调整。

在奥运会历史上,东京奥运会还是首次空场举办。

开幕式的在场人数最终被降至950人,其中出席开幕式的外国首脑级人物与国际机构最高负责人不足30人,成为近年奥运会最少的一届。

允许有现场观众的赛场也只剩下三个,分别是在宫城县、茨城县举行的足球比赛与在静冈县举行的场地自行车比赛。

并且,即使允许观众入内,这三处也实行“50%以内,不超过1万人”的人数限制,实际能够在现场欣赏奥运比赛的观众并不多。

在实际比赛中,部分规则也进行了相应修改。

这届奥运会被乒乓球领队刘国梁称为“最难奥运”,原因之一便是在比赛中,运动员不允许触摸球桌,以及吹球。这将很大程度影响运动员的习惯与发挥。

在之前进行的比赛中,许昕就上演了“欲吹又止”“因吹思停”的场面。

不过,似乎办法总比困难多……不能对着球吹气,咱们可以无实物表演嘛。

新规则之下,选择吹手的马龙 | 咪咕视频

吹了,但又没完全吹。

而羽毛球比赛则首次出现了换球器,以减少运动员和发球裁判的接触。

此外,运动员的颁奖仪式也变成了“自助式颁奖”。

在颁奖时,运动员除了合影时短暂摘下口罩外,其他时间都要佩戴口罩,包括升国旗奏国歌。

当然了,防疫意识比较强的中国运动员,选择在摘下口罩合影时疯狂憋气。

举重男子61公斤级颁奖典礼,李发彬合影结束后迅速戴回口罩 | 央视频

而为了让队员之间间距更大,此次领奖台也变得格外长。

重剑冠军孙一文只能以伸长手臂的奇怪姿势与其他两位队员合影。

最后,此次奥运会也不是由嘉宾为选手佩戴奖牌,而是选手自己佩戴。

十米气步枪混合团体金牌赛,杨倩与杨浩然相互为对方佩戴金牌 | 咪咕视频

每一条有关疫情的新闻下面,最多是对运动员们的担忧和祈祷。

对于咱们自家运动员,这届观众表现出了比以往更多的宽容。

最让人牵肠挂肚的是他们的健康问题,网友在各种奥运疫情相关的热搜下面高呼:“平安第一,夺冠第二”。

平安归来,对于大家来讲就是最好的奖杯。

出品人丨杨瑞春 主编丨王波 责编丨郝昊 运营丨菜菜 杨曦霞 撰文丨裤衩菌 数据丨镝数李璋、镝数杨圣桑、镝数赵梦宵 设计丨镝数Eve 、镝数段高翔 编辑|菜菜 出品丨腾讯新闻 谷雨工作室

腾讯新闻出品内容,未经授权,不得复制和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0917law.com